页面载入中...

美媒:美基地枪案后 美军打发10多名沙特学员回家

  这又是狄更斯必定不愿同意的看法。在《双城记》中,狄更斯有意将革命者描写成嗜血、暴力的形象。因为在他看来,改造社会远不如改造人心来得重要。《雾都孤儿》虽不乏批判现实的力量,但作者还是将奥利弗的悲惨遭遇归咎于赛克斯和费金等恶徒,而非压榨穷人的不平等社会。狄更斯心目中的理想人物,大概仍然是在困境中不忘发扬人文主义精神的大卫·科波菲尔。可当祥太终于向治坦承,他是“故意”被抓住时,无异于给狄更斯先生泼上了一盆冷水。这位当代的“雾都孤儿”很清楚,偷窃永远不会给他带来幸福,哪怕他的“父亲”治给予他的是百分百的真情真意。所谓的善良与温情,在社会的碾压之下显得不堪一击。

  在《小偷家族》的结尾,祥太乘着巴士向充满未知的生活前行,兜兜转转终于回到原生家庭的友理百无聊赖地玩着石头,处境一点也没有得到改善。她努力攀爬上栏杆,向远方眺望。她究竟看到了什么?没有人知道,包括是枝裕和。如果这些不幸的孩子生活在狄更斯的文学世界中,这位善良的先生一定会为他们安排数不清的“雾都孤儿”式机缘巧合,回到失散多年的中产阶级父母身边,重获幸福。是枝裕和没法和狄更斯一样,为大家讲述一个动人的童话故事,更没法为祥太和友理安排一个确定的结局。因为他们的命运,从来不掌握在自己的手中。

  观众对电影的结束毫无心理准备,当片尾字幕猛然浮现在大荧幕上时,人们思绪万千,久久不能平静。或许,这正是是枝裕和想要达到的目的。或许,我们更愿意生活在狄更斯笔下。因为在那里,人们总是能轻松地分辨善恶,寻觅到应该遵守的生活准则,还能顺带拥有一个通过个人奋斗走向成功的梦想。“小偷家族”里的一家之主治,一直坚信自己在做着正确的事。他抚养着没有血缘关系的祥太,收留了被亲生父母嫌弃的友理,但脆弱的“天伦之乐”被警官的一句问话击得粉碎:“你为什么要让孩子们做小偷?”治喃喃自语:“因为我也没有什么可以教给他们的了。”

  朝鲜族鹤舞最早只是大型宫廷歌舞“五方处容舞”中的一种穿插表演形式。到了李氏王朝时期,鹤舞在表演上有了新的变化:两只鹤围绕两朵莲花进行舞蹈,成为独立的《鹤立莲花台舞》。鹤舞传入中国已有百年的历史,经民间艺人的重新加工和整理,使其更为完善,并得以在民间流传,深受群众的喜爱。解放初期在延边地区各县市普及,目前在安图普及最为广泛。

  在山明水秀的长白山下,洁白、飘逸的鹤是朝鲜族人民心中吉祥、纯洁、长寿的象征。它那优美的形态和美好的特质生动地体现朝鲜族民间舞蹈之中,从而形成了动静结合、松弛自如、潇洒流畅、仪态万方的舞蹈特点,“鹤步”、“鹤飞翔”等是朝鲜族常见的舞蹈形象。曾有朝鲜族的专家如此描述自己民族的舞蹈:仙鹤式的步调和杨柳式的身条,这一概括是非常准确而精到的。

  鹤舞主要通过模拟鹤的悠闲动作,搭颈、啄鱼和摆臂等动作,表现朝鲜族人民崇敬仙鹤的精神信仰和对善与美的追求。它是朝鲜族民间舞中唯一的鸟类假面舞,动作以模拟鹤特征为明显标志、朴素、柔和、舒展,是一种特殊的艺术表演形式,与朝鲜族其他舞蹈有着明显的不同。

admin
美媒:美基地枪案后 美军打发10多名沙特学员回家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